移动版

浙数文化千里驰援ST罗顿 幕后闪现'金牌掮客'

发布时间:2020-06-05 07:25    来源媒体:金融界

浙数文化千里驰援的消息,刺激ST罗顿(600209)昨日股价封于涨停板,前者股价也收涨2%。

国资背景的浙数文化冲锋在前,多位体育文化界盟友鼎力襄助,再借助一项定向增发,ST罗顿的未来图景被锚定为数字体育产业平台。

尽管“股权转让+定向增发”的易主模式并不新鲜,“A吃A”也早有先例,但本次联姻仍具个性化特征。与此前国资“囤壳”不同,浙数文化与ST罗顿的联姻系产投融结合,契合海南政策导向,未来平台定位已然确立。“这显然是一个有备而来的方案,参与定增的战略投资者与体育文化关联密切,具有产业协同能力,打开了市场的想象空间。”市场人士说。

上证报记者发现,ST罗顿易主背后有一位关键先生——浙江知名投资人曹国熊。2个月前,曹国熊旗下公司一度拍得ST罗顿大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债权项目。本次与浙数文化一道,受让ST罗顿7.84%股份的津津乐道基金,其执行事务合伙人大头投资,亦为曹国熊掌舵。

浙数牵头布局数字体育

据披露,ST罗顿控股股东罗衡机电拟将所持20%股权转让给永徽隆行和津津乐道,后两者分别受让12.16%和7.84%,转让价格同为6.086元/股,与公告前1日收盘价4.36元相比,溢价幅度约40%。

转让完成后,浙数文化通过永徽隆行持有ST罗顿12.16%的股份,且将对ST罗顿董事会进行改组,进而拥有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同时,浙数文化将以3.40元/股的价格,认购不超过7125万股定增股份。上述事项完成后,浙数文化合计控制上市公司21.84%的股份。

“浙数文化受让股份溢价幅度不小,但通过锁价定增,摊薄了整体的收购成本。转让方则获得了较为满意的对价,有利于缓解自身资金问题。”对该方案较为关注的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资料显示,ST罗顿大股东罗衡机电持有的20%股权几乎全部被质押,且被司法冻结;其一致行动人德稻教育所持的4.432%股权也被悉数质押。

更重要的是,通过定增项目,ST罗顿锚定了新的产业版图。近期,海南出台多项政策,推动创建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海南旅游产业再升级。作为海南较早从事酒店经营及管理业务的公司,ST罗顿具有一定的地缘优势,可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过程中获得先机。据披露,本次定增项目投向数字体育云服务平台、数字体育综合体改造项目、亚洲赛及国际数字体育嘉年华项目等。

除了浙数文化及其关联方朴盈国视,ST罗顿定增对象还有3名。其中,度势体育是一家专注于体育行业的综合性专业服务企业,目前为AESF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国内运营主体,拥有国际体育官方组织合作资源;电魂网络为浙江主营网络游戏的上市公司,剑指泛娱乐综合服务商;上海熙金资本持续关注电子竞技和游戏类企业,系行业的资深参与者,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资源。

作为报业集团转型样板,浙数文化以“浙江及国内传媒数字经济的领跑者”为发展目标,聚焦数字娱乐、大数据、数字体育等核心业务,重点打造数字文化及政府数字经济赋能平台两大核心板块,着力发展电商服务、艺术品服务等文化产业服务和文化产业投资业务,同时集中资源打造融媒体业务板块。

根据ST罗顿与各定增对象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各方合作的领域包括电竞酒店建设运营、大型线下活动运营、大型国际化赛事活动运营、数字体育等。

“之前国资入主的公司,二级市场几乎都没有什么表现,因为一些案例并未展示出转型路径,纯属‘囤壳’。”市场人士表示,“ST罗顿的案例则有所不同。一系列交易实施后,公司转型的方向已经非常清晰,再加上海南旅游产业发展的‘风口’,这种确定性使得市场相对会更加看好。”

“关键先生”另有其人

尽管浙数文化是ST罗顿的收购主体,但幕后“功臣”另有其人。

2019年年底,ST罗顿大股东罗衡机电所持股份因与长城国瑞证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合同纠纷被司法冻结。今年4月9日,公司披露,前述债权进行公开挂牌竞价并已成交,竞买人为杭州道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竞买价格为5.34亿元。公司称,该债权拍卖事项将可能导致控股股东债权人发生变更,进而使控制权发生变更。

不过,4月14日晚公司公告,由于相关各方就股份转让协议事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各方决定终止本次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具体合作事项。

天眼查显示,杭州道影的控股股东——杭州大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第一大股东为曹国熊,二股东为财经作家吴晓波。公开资料显示,曹国熊为普华资本董事长、经纬中国人民币基金合伙人,过往投资了120余家企业,已成功上市30余家。颇具标签特征的是,在过去的5年,曹国熊热衷泛文化板块,投资了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张德芬空间、小鹅通、喜马拉雅、一条等百余家泛文化企业,其掌舵的头头是道,是中国文化投资领域的头部基金。

也就是说,“金牌掮客”曹国熊欲主导ST罗顿的控股权转让,但第一次洽商并未达成。但短短1个多月后,ST罗顿不但找到了国资背景的股权受让方,还同步引入多名战略投资者,速度之快令人惊叹。值得注意的是,与浙数文化一道,受让ST罗顿7.84%股份的津津乐道基金,其执行事务合伙人正是曹国熊旗下的大头投资。不过,根据现有方案披露信息,曹国熊并未参与本次定向增发。

另一细节是,本次ST罗顿20%股份的总价款,恰是2个月前披露的竞拍价5.34亿元。资料显示,曹国熊2015年3月至2017年3月曾任浙数传媒(浙数文化前简称)的独立董事。

从股价走势看,ST罗顿股价从3月下旬开始连续上涨,4月初控股权转让终止后调整数日,之后继续攀涨。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